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mstoy2011的博客

多思有益 少言无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小说】《岁月》(四)// 多思  

2017-04-26 13:21:28|  分类: 小说《岁月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岁月》(四)饱受磨难

就在刘心怡当上民办教师不到一年的时候,“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”开始了。这场运动对刘心怡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。她母亲因为解放前曾是国民党军队的团长太太,被“造反派”划归为“黑五类”,挂黑牌,戴高帽,挨批斗,游大街,无所不受其极。后来,贵阳市的“造反派”找上门来,坚决要把这位“国民党团长太太”揪过去批斗。“造反派”要挟她继父曾老师,要么和她划清界线就算了,否则就一起带走。被逼无奈,曾老师只好同意与刘老师离婚,才幸免于难。刘心怡不放心妈妈一个人去那种地方,要和她一起到贵州去。“造反派”头头恶狠狠地说:

“好哇,你这个黑五类狗崽子,是应该一起去接受教育和改造。你还不请自来呀,我们奉陪,走吧!”

就这样,刘老师母女被“造反派”捆绑着,经过长途跋涉,来到了贵阳,被关进了牢房。无论哪一个“造反派”组织什么时候需要批斗她们,随时都可以来提人。有时候,一天要被带走好几回。

最让刘心怡放心不下的还有个张小磊。“文革”开始不久,她和他就失去了联系。无论她写多少封信寄出去,都如同石沉大海,杳无音信。

老师母女在贵阳被关押批斗了一年多的时间,“造反派”们实在是拿不出新的材料来治她们的罪,只好把她们放了。娘俩只带上随身的几件换洗衣裳,连那床脏兮兮、破烂不堪的被子都没要了,就走出了牢房。她们举目无亲,身无分文。没办法,刘心怡只好硬着头皮找到当地的军管会,向解放军说明了情况,只请求他们给家里发一个求救电报。军管会负责接待的人做不了主,去请示他们的头头,得到批准。刘心怡写好了电文内容、收报人地址、姓名,将电报稿交由军管会的人去拍发加急电报。已经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了,还好,军管会的头头命令他的部下给这母女俩端来了两份中餐,她们二话没说,就吃了个精光。

刘心怡搀扶体弱多病的母亲来到火车站,无论白天黑夜,都蜷缩在候车室的长条凳子上。渴了饿了,就捧几捧自来水喝。那个时候的贵阳市,又乱又脏,武斗枪战时有发生,有时候深更半夜还会传来一阵阵清脆的枪声,叫人提心掉胆的,不得安宁。到了电报发出第三天的时候,母女俩饥饿难耐,强打着精神起来洗了一把脸,梳理了一下头发。按理说,要是家里收到电报的话,应该就在这一两天就可以在出站口见着亲人的面了。每到了一个车次,刘心怡就要来到出站口去盯着,一直到旅客全部走光了,才失望地拖着两条沉重的腿走回候车室,坐在妈妈身边,安慰她几句。眼看着今天又没希望了,已经两天多没吃饭了。刘心怡再一次强忍饥饿来到军管会。这次她是来要饭吃的。军管会的头头不但给她吃饱了饭,给她妈妈带了一份,还特别给了她五块钱和五斤军用全国粮票,并安慰她说,电报已经在那天就发出去了,可能是路程太远,加上火车不能按时运行,叫她到火车站耐心等待家里来人。刘心怡满心欢喜地回到妈妈身边。妈妈深有感触地说:“还是解放军好哇!”

因为无法确定究竟还要等待多少天,母女俩拿着解放军给的这五块钱、五斤粮票,只能每天吃一餐饭,维持生命。刘心怡来到火车站旁边的一家餐馆买饭吃。只见餐馆的大厅里空荡荡的,没有一张桌子和凳子,只有几个人端着大碗大碗的面条蹲在地上吃,地上放着一些泛着黄色的粗瓷大碗。卖面条的窗口只留出一个刚好能伸出大碗的洞。顾客从洞口递进去钱和粮票,里面就送出一碗面条来。刘心怡只好入乡随俗吧。她走近那个窗口,问里面的人说:

“请问,这里有饭卖吗?”

“只有面条。”里面的人回答得很干脆。

“多少钱一碗?”刘心怡又问。

“二两粮票两毛钱,三两粮票三毛钱。” 里面的人有些不耐烦了。

“那就给我来两碗两毛钱的吧。”刘心怡说完,递进去一斤粮票、一块钱。里面的人找补了她六两贵阳市粮票和六毛钱,接着就送出来两大碗面条。面条浸泡在酱油色的汤水里,除此以外就啥也没有了。刘心怡小心翼翼地端着汤面,来到妈妈身边。娘俩吃得津津有味,连汤水都没有留下半滴。

电报发出的第六天,头几趟列车仍不见亲人的影子。听着车站广播喇叭里说,即将有一趟来自家乡方向的列车进站。刘老师的精神好多了,她和女儿一起来到出站口翘首以待。终于盼来了出站的人流像决了堤的洪水汹涌而来。刘心怡终于在远远的人群中发现了继父和妹妹,如同见着了救星,她踮起脚尖,挥动手臂,拼命地向那边喊着:

“爸爸,妹妹,我们在这儿,我们在这儿!”曾艳听到了姐姐的喊叫,将手上的行李丢给爸爸,一路高喊着“妈妈!姐姐!”拼命地向这边跑过来,又企图冲进队伍提早出站,被剪票口一个穿铁路制服的女人狠狠地向后推了一把,跌到了紧随其后的爸爸身上。当一家人见面的时候,刘老师的脸上没有眼泪,没有悲伤,只有一丝淡淡的微笑。曾艳则控制不住,抱住妈妈就嚎啕大哭。曾老师告诉她们说:

“一接到电报我们就动身来了。火车在过了广西柳州站以后的一个小站停了下来,说是前方车站因为武斗,过不去。这一停就是两天呐。坐在车厢里,走不得,动不了,什么吃的东西都卖光了,吃完了。正在危机四伏的时候,火车终于启动了。我们知道你们着急。我们比你们更着急哟,谁知道路上还要经历什么危险呢,干着急,没法子呀。”  (请看下集)

2009-8-15晚上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