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mstoy2011的博客

多思有益 少言无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小说】《岁月》(十)// 多思  

2017-04-25 16:13:50|  分类: 小说《岁月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岁月》(十)同窗肖燕

这天吃过午饭,刘心怡陪着女儿们正在休息的时候,电话铃响了。她拿起电话一听,是妈妈的声音:

“心怡呀,你高中同学肖燕到我这儿来找你来了,是叫她到这儿等你呢?还是叫她开车到你那儿去?”

“是吗?是肖燕来啦!她自己开车来的?那就叫她开车过来吧。我在机关大院门口等她。真的,妈妈,她的车子是什么颜色?”

“是白色的。”

真是太喜出望外了!刘心怡放下电话,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,急匆匆地跑到大院门口去迎接肖燕。还没站多久,远远地看见那边开过来一辆乳白色的小轿车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刚开进院门就来了个急刹车,车门一打开,肖燕钻了出来,将刘心怡一把抱住:

“心怡,你好!走走走,快上车,到你家里去,这个地方不能久停。”

肖燕拉开另一条车门,叫刘心怡钻进轿车。刘心怡指引肖燕将车子开到了自家楼下的空坪里。她们手拉着手,腰揽着腰,亲亲热热地进了刘心怡的家门。她们互相端详着。只见肖燕烫起一个蓬松的大波浪发式,脸上涂了一点淡淡的脂粉,画了眼圈,描了眉毛,抹了口红。穿一套黑底色起小白兰花点子的时装,前襟没有扣子,斜着在腰带上捆扎成一个结,那一对丰满的乳房怎么也罩不住,露出了一道深深的乳沟。宽大的裤脚在脚背上方做成了一道紧箍,显得更加精神。刘心怡将她按坐在沙发上,打算给她泡茶。她立即劝阻,说是白开水就行,白开水最美容养肤。肖燕前后上下地打量刘心怡,直言不讳地说:

“老同学,你就不赶赶时髦?也弄件像样的衣裳打扮打扮一下自己?要不然,等会儿我带你去挑两套?”

刘心怡嗳了一声,说:“就我这个长相与身材,穿什么衣服都一样。再说了,站在讲台上,还是穿得普通一点好。”

“心怡,刚才听你妈妈说你有两千金啦?快让我看看她们,长得像谁?是像你呢?还是像张小磊?”

一提到张小磊,刘心怡心痛了,在同窗好友面前,止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。她告诉她说:

“别提那个张小磊啦。文革开始不久就断了联系,至今下落不明。我现在的老公姓王。”肖燕帮她擦了擦眼泪,说:

“真对不起,伤你的心啦。我不知道这些事。”

刘心怡将肖燕领进女儿们的房间,把两个正在午睡的丫头喊醒。

“王瑜,王瑕,快起来,快起来。你们的燕子阿姨来看你们来了。”

肖燕立即从挎包内取出两个大红包,塞进孩子们的手中。两个丫头揉搓着惺忪睡眼,说了声“谢谢阿姨!”

她们重新回到客厅里,叙述着各自的家常。肖燕说:

“大学读了不到两年就搞运动了。我对运动不感兴趣,跟同学们到全国各地去玩了几年,开了眼界,见了世面。毕业分配到国营工厂,干了几年,眼看着厂子越来越不行了,我什么都没要,就跟着几位银行的朋友到深圳去炒地皮。拿银行的钱作本,很快就回了笼,还赚了钱。有了钱又到海南倒汽车,再搞房地产开发。我们几个人现在还有个物流公司。钱就像滚雪球,它越滚越大。我们钱是赚了点,生活过得还自由自在。我老公是在海南倒汽车时认识的。他叫首德旺,也是我们县一中的校友,比我们高两届。我们有一个五岁的儿子。”

肖燕连珠炮似的说个没完没了。她对于张小磊的突然失踪同样感到不可思议。他是死是活都叫人放心不下。肖燕想了一下,接着又说:

“哎呀,我想起来了,好像我老公他也是张小磊那个公社的人,只不过是不同的生产大队。这样吧,我叫他有机会回老家去打听打听,看能不能找到张小磊的下落,看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难道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就消失了?我不信。”

刘心怡说:“也行,有机会就帮忙打听打听。我也不相信,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,就这样销声匿迹啦?”

刘心怡将她和母亲在那场运动中所受的磨难,简单地向肖燕说了一下,眼神里既没有埋怨,也没有哀伤,只有坚强。  (请看下集)

2009-8-18上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