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mstoy2011的博客

多思有益 少言无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小说】《岁月》(二四)// 多思  

2017-04-24 07:30:29|  分类: 小说《岁月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岁月》(二四)气愤填膺

张小磊,刘心怡,这对曾经的恋人,在失去二十多年的联系而再次相见后,就这样面对面地坐着,谁也不敢抬头看对方一眼。他们各自都心事重重,表面上平静如水,内心里却在翻江倒海,激流奔腾。他们都有满腹的话儿要问,想说,却不知道从何谈起。张小磊深深地感到对不起刘心怡,自己一个劳改释放犯,在她面前羞愧难当,无地自容。刘心怡觉得和他已经没有什么好谈,自己结过婚又死了老公,还有两个女儿,已经不是当年的刘心怡,不值得也不配和他再叙什么旧,谈什么情。

屋子里寂静极了,只听见墙壁上的挂钟在那里嘀哒、嘀哒、嘀哒、嘀哒地响着,好像越来越响,越来越响。谁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,终究还是张小磊胆大,他实在是憋不住了,首先开腔,向刘心怡发问:

“对不起,我只想问你,在学校的时候,我给你写了那么多的信,你为什么不给我回信?”

张小磊突然的问话惊动了刘心怡沉默的心,打断了她的思绪。他的提问,让她感到惊奇,她反问他说:

“你还来问我怎么不给你回信。这话应该由我来问你才对。我每次收到你的信,都会在当天给你回信,从来没有过过夜。收不到你的回信,我照样给你写信,写呀写,盼呀盼,总是收不到你的来信。你张小磊突然之间就犹如石沉大海,杳无音信。你知道那些年我是怎样在情感的煎熬中度过的吗?”说到这里,刘心怡的眼睛里潮湿了,声音有点儿哽咽了。她停了一下,接着又说:

“那我还要问你,当肖燕告诉我你在军垦农场的地址时,我迫不及待地给你写了封试探性的短信。信一直不见退回来,你收到了吗?为什么也不给我回信?”

一听到刘心怡提起那个可怕的农场,还说是什么“军垦农场”,张小磊实在是没有脸面说出其中的实情。那是他一辈子的耻辱啊!但是,他想了想,已经这样了,还有向她隐瞒的必要吗?还能对她隐瞒到什么时候?还是直说了吧。他喝了一口水,鼓起勇气,告诉她说:

“说实话,那个时候我的确是收到过你的信,后来也收到过肖燕的信。可是,我那是在劳动改造呀。那是个劳改农场,根本不是什么‘军垦农场’。一个劳改犯人,我有脸面给你们回信吗?我向你们说什么好呀!”

当刘心怡听说张小磊是在新疆劳改服刑的事,心里再一次受到极大的震惊。她迫不及待地问他:

“那你犯了什么法?犯了什么罪?怎么会到那个地方去劳改了呢?”

刘心怡咄咄逼人的提问,逼得张小磊无路可走,只得从实招来:

“还不是文化大革命,我参加了造反派组织,还是个头头,司令。这个组织所犯下的罪行统统都算在了我的头上,我被送到了新疆劳改农场服刑。”

刘心怡一听说张小磊曾经是个造反派头头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坐在她对面的这个张小磊实在是太可怕了!文革期间,母亲被县里的造反派批斗时的可怕场景;她和母亲被造反派捆绑着投进贵阳市监狱,过的那一年多非人的日子,饱受的凌辱;出狱以后为了活命,竟然到军管会去要饭吃。这一切的一切,又一幕幕地浮现在她的眼前。她痛心,她耻辱,她气愤!看来,自己和他的确不是一路人,简直就是不共戴天!她突然感到头昏眼花,实在坐不住了。她强逼自己镇静下来,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坐在这里的必要了。她将张小磊送给她的日记本推放到他的面前,将自己当年送给他的那个“勿忘我”卡片拿过来,毅然决然地站起来说:

“我累了,要休息了。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吧。”

她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进卧室,关上了房门,按下了两道反锁。

  (请看下集)

2009-8-27下午

2009-8-30清早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